首页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新闻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投资银行
资产证券化
债券承销
资产管理
并购重组
证券市场
股权投资
国企改革
项目投融资
财富管理
财富管理
信息披露
公司年报
ESG
公司公告
净值查询
产品公告
客户服务
建信尊享
客户活动
法律法规
反洗钱工作
建信洞察
研究报告
消费者保护
投诉指南
消保动态
信托课堂
公司新闻

ABOUT CCB TRUST

当前位置: 首页> 关于我们> 公司新闻> 媒体

建信信托总裁孙庆文:“赚辛苦钱” 不做“二银行”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5日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蔡越坤

 

信托业发展正在迎来巨变时刻。

信托业管理规模自2017年4季度末达到最高点26.25万亿元后,便逐渐回落。截至2021年1月末,全行业信托产品存量规模首次压降至20万亿以内,为19.99万亿。这背后,与行业持续压降融资类和通道类业务有关。

在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上,监管人士明确表示,2021年将继续开展“两压一降”:继续压降信托通道业务规模,逐步压缩违规融资类业务规模,加大对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

另一方面,在信托业转型的大背景下,信托公司纷纷布局证券投资类信托,布局标品化信托、家族信托等业务,转型升级提升资产管理质量。

3月12日,记者就信托机构布局家族信托业务、标品信托、信托机构转型发展等话题独家专访了建信信托执行董事、总裁孙庆文。

对于信托机构的转型发展,孙庆文建议应认真研判国际国内发展形势,深刻领悟监管指示精神和信托文化,充分挖掘信托制度优势和自身禀赋,推动传统融资业务转型,积极开展符合信托本源要义的业务,特别是如主动投资、家族信托、服务信托、慈善信托等“赚辛苦钱”的业务,实实在在靠提供服务和创造价值获取利润。

经济观察报:今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建议完善家族信托税收政策,比如明确家族信托下的财产转移视同继承或赠与等,您如何看这些建议?这对信托行业有哪些积极的意义?

孙庆文:相比于现金类家族信托,股票、股权、不动产等非现金类家族信托的市场需求相当庞大,但其发展需要进一步完善国内相关制度政策。国内目前对信托的税收问题尚未明确规定,股权类资产还不能非交易过户,如要置入家族信托仍存在提前完税的问题,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因此,我们认为,税收政策问题是目前业内发展非现金类家族信托面临的最主要障碍,提案是基于代表对于实际情况的准确把握而提出的契合实际的建议。从2018年监管发布“37号文”,到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九民纪要”,再到2020年“民法典”正式通过,国内政策面对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日益友好的态势,使行业深受鼓舞,也对推动家族信托多元资产传承分配构成实质利好。

事实上,建信信托运用多年在资本市场中积累的经验,已经在不断尝试为控股股东制定合理的控股权股票/股权过户节税方案。2019年,首创大股东股票家族信托,在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已完成数单股票家族信托;建信信托首单股权家族信托于2020年成功落地;我们还在不动产、艺术品、古董珠宝类家族信托架构方面进行了有效探索与实践。

经济观察报:除了税收问题,您认为国内的家族信托存在哪些发展障碍,还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

孙庆文:财富管理业务的大发展,离不开政策层面和参与主体的共同努力,需要创新也需要融合。除税收问题外,我们认为以下一些领域还有很多提升空间:

一是超高净值人群认知亟待深化。欧美国家设立家族信托有明确目的,如资产保护、财富传承和税务筹划等。相较于此,境内超高净值家庭还需要更加清晰的家族传承理念和规划,很大一部分家庭想法多停留在投资增值的传统观念,将收益率视为家族财富管理的首要需求。二是境内机构应持续提升专业服务能力。长远来看,信托机构应加强对客户的了解,对每个客户的家庭结构、成长经历、从事产业、资产负债状况、风险偏好、分配需求、传承理念细化了解后,制定有温度的方案,为客户创造更高价值。三是家族信托应实施长期的专业人才培养战略。面对超高净值个人更多国际化的资产配置需求,家族信托服务机构应能提供高度定制化、综合性服务方案,这就需要大量精通法律、财税和金融等专业的复合型人才予以支撑。

经济观察报:近两年家族信托业务发展越来越受到高净值客户的关注,这背后的原因有哪些?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您觉得家族信托业务占比是否够会持续提高?

孙庆文:家族信托业务已经受到越来越多高净值客户的关注,原因主要有这样几点:一是经过几十年的民营经济大发展,当年三十而立创业拼搏的企业“创一代”们大都已步入花甲之年,面临家业传承、财富管理的关键时刻;二是全球税务制度趋向透明,而“资管新规”“九民纪要”“民法典”等境内政策法律法规的不断出台,构建了不断完善的政策环境,“本土”优势逐渐凸显;三是境内信托机构通过近几年的市场检验越发成熟,凭借金融持牌机构强大的信用保障、规范的经营、完善的风控体系,得到越来越多超高净值人士的信任。

可以说,财富管理整个行业面临巨大的变革,机遇与挑战并存,越来越多的财富管理机构将家族信托视为战略业务。一是品牌效应更加凸显,未来家族客户更看重财富的保护,家族信托等防守性金融工具将得到极大发展,同时客户也会选择有品牌背书的大型金融机构作为稳妥的解决之道;二是境内家族信托的角色双重化,既是“财富保险箱”,也是“财富百宝箱”,在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相关配套法律相继出台的情况下,中国家族信托将逐步成为超高净值客户实现资产配置全球化、受益人身份国际化、信托财产类别多元化的最重要工具。

经济观察报:截至2021年1月末,全行业信托产品存量规模首次压降至19.99万亿,四年来首次重回20万亿元之内。您认为行业发展迎来哪些变化,对于融资类信托,2021年规模是否会持续下降?

孙庆文:在业务转型驱动下,全行业信托规模在2017年末见顶后逐渐回落。2019年以来,在严监管的环境下,房地产规模得到管控,通道类规模持续下降,融资类规模不断压缩,信托业务结构得到优化。从信托业协会公布数据看,2020年末,集合资金信托与管理财产信托占比达到70.06%,同比2019年末上升7.15个百分点;事务管理类信托为9.19万亿元,同比2019年末减少1.46万亿元,占比44.84%,同比2019年末下降4.46个百分点。可以说,高质量发展、回归信托本源、提升主动管理的理念已是行业共识。

至于融资类信托规模,从长期来看,逐步压降融资类信托是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转型目标,2021年融资类信托规模预计将维持总体下降趋势。

经济观察报:2020年受疫情及政策影响,信托行业整体利润呈下滑趋势,对此您怎么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建信信托的营业收入规模依然位居行业前列,这主要得益于什么?

孙庆文:新冠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除疫情及政策影响外,2020年信托业整体利润下滑,也与信托行业加大力度积极转型、去通道压非标有一定关系,可以被看作信托行业业务转型和资产结构调整的阵痛。所以利润下滑并不代表信托业竞争力有所下滑,而恰恰应该被视为信托业转型走向深化的表现。

在2020年,建信信托转型创新力度不减,对风险底线严防死守,经营业绩逆势增长,主要指标创历史新高,超额完成了内部核定的经营计划,营业收入规模也继续位居行业前列,这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作为国有企业,我们坚持党建引领,焕发凝聚力和奋斗意志,确保公司发展走在正道上、走在快车道上;二是积极落实建行集团三大战略,与建行密切协同,在落实新金融理念方面全力探索;三是全面推进业务转型创新走向深入,不断优化业务结构,提升行业竞争力;四是在内部经营管理方面持续做好精细化、专业化,提升数字化经营能力,运营管理水平得到显著提升。

经济观察报:2020年信托业数据的另一个典型特征为,在行业转型的大背景下,信托公司纷纷布局证券投资类信托。对于标品信托,建信信托是否也在加大布局?

孙庆文:建信信托自2012年起便开始提前布局证券业务,至今已走过九年时间。在信托业务不断转型、回归本源的大背景下,建信信托证券业务经过前期积累,已具备一定的先发优势。截至2021年2月,公司证券业务主动管理业务规模已突破千亿元,合作金融机构超过200家。业务产品种类范围在传统固收类产品基础上,已覆盖现金管理、“固收+”、权益、混合及多策略产品、MOM、FOF、QDII等多种类型,为投资人提供了更为丰富多元的产品条线及投资品种选择。

我们认为,资本市场将在促进创新驱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宏观经济重大风险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建信信托也将紧紧抓住机遇,加快打造资本市场核心竞争力,特别是在证券业务领域,将继续加大布局力度,为客户提供更加丰富、多元的优质产品与服务。

经济观察报:另外,在近两年,随着各项监管措施的密集出台,信托行业走向了业务转型的十字路口,对于信托机构在转型发展方面,您有何建议?

孙庆文:建信信托很早就认识到不能做“二银行”,要严格遵照监管引导方向和要求,结合自身特质与优势,积极转型,发展符合信托本源和时代要求的业务模式。近年来,在防范金融风险、回归信托业务本源的监管政策导向下,建信信托充分挖掘信托制度优势,提升主动投资能力,推动传统融资业务转型,通过打造“大资管”闭环,已经走出了一条银行系信托公司特色发展之路,在证券业务、股权投资、国企混改投资、项目投资、家族信托和资产证券化等领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充分证明了业务转型是行业发展的必然之路,转得越早越好,越坚定越好。

对于信托机构转型,我们建议应认真研判国际国内发展形势,深刻领悟监管指示精神和信托文化,充分挖掘信托制度优势和自身禀赋,坚决推动传统融资业务转型,积极开展符合信托本源要义的业务,特别是如主动投资、家族信托、服务信托、慈善信托等“赚辛苦钱”的业务,实实在在靠提供服务和创造价值获取利润。

经济观察报:对于建信信托而言,2021年在业务发展方面有哪些战略布局?会在哪些方面做出哪些调整?做出了哪些目标计划?

孙庆文:面对疫情冲击、宏观经济下行和行业风控形势异常严峻等挑战,建信信托在2020年依然取得了显著的经营成效,业绩逆势增长,主要指标创历史新高,业务转型势头强劲,并全面完成了监管压降任务。特别是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投资银行等转型业务收入占比不断增长,充分展现了公司业务转型的成效和决心。

在2021年,围绕资本市场大发展、建设银行新金融行动方兴未艾的机遇,建信信托将继续加强转型改革力度,加快建设一流全能型资管机构。一方面,将主动拥抱资本市场,进一步为客户提供丰富、多元的资本市场产品,提供专业、稳健的资产配置服务,力求成为社会财富向资本市场倾斜的重要枢纽,例如,公司将进一步做优做强股权投资业务,特别是着力打造国企改革、科技创新、行业龙头三大基金;在证券业务方面要进一步打造“凤鸣”等明星产品品牌。

另一方面,要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和建设银行新金融理念,大力发展信托本源业务。在这一方面,公司将大力复制推广破产重整服务信托,积极探索涉众性普惠信托业务,着力加强资产证券化和债券承销综合服务能力,以及提升财富管理2.0服务能力。

 


上一篇:无 下一篇:建信信托田志钢:政府工作报告再提深化国企混改 A股哪些板块将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