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新闻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投资银行
资产证券化
债券承销
资产管理
并购重组
证券市场
股权投资
国企改革
项目投融资
财富管理
财富管理
信息披露
公司年报
ESG
公司公告
净值查询
产品公告
客户服务
建信尊享
客户活动
法律法规
反洗钱工作
建信洞察
研究报告
消费者保护
投诉指南
消保报告
消保动态
信托课堂
公司新闻

ABOUT CCB TRUST

当前位置: 首页> 关于我们> 公司新闻> 公司

建信信托周志寰:高质量的风控,才能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30日

1.png

2.png

3.png

周志寰:信托业过去的发展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风险,背后有多方面复杂因素。

 

从外部环境上,首先是经济周期的影响,信托业的发展和风险爆发与周期紧密相关。信托业大发展始于2009年,规模从2009年的2万亿到2017年“见顶”时达到26万亿,膨胀了13倍。信托快速发展支持了实体经济,带动了基建、地产发展,但在这个过程中,实体企业和信托业的风险是不断积累的,一旦进入调整期,风险就会爆发出来。

 

其次是资管业发展时间短,整个行业还不够成熟。信托业高速发展的十年,也是我国资管业高速发展的时期,2017年末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规模达到百万亿。过程中,大家对资管业的认识是逐步加深的,市场在不断创新、试错,规则也在不断完善、调整。前几年一个突出的现象是资管子行业相互交叉,带来了风险。信托业在资管业中最灵活,业务模式不断创新,业务难以定型,风险控制的难度也就相对比较大。

 

从信托业来说,可以说监管和信托公司都非常重视风险防控,但信托公司有一个天然缺点是规模和体量比较小,人员少,业务相对变化快,难以充分打磨和完善风控体系。同时,信托公司业务投向和模式的一些问题,比如在地产单一行业甚至单一客户上有较高的集中度,资金池模式等,也是风险因素。

 

 

 

同时,过度激励和短期行为加剧了风险。特别是2015年之前,一些信托公司采用“牌照+合伙人”模式,过高激励和考核重压下,出现激进业务、冒险行为甚至道德风险。风险都有滞后性,这些短期激进行为的风险也逐步显现。

另外,公司治理问题也是重要原因。有的信托公司股东对信托公司的经营不尊重,将信托公司视作自己的提款机,虽然监管明令禁止,但股东还是通过各种方式变相自融或挪用资金,造成个别信托公司整体出现风险。

 

此外还有信托文化的原因。特别是经常出问题的公司,大多在信托文化上存在问题。

 

 5.png

 

周志寰:对于风险情况监管此前也有过披露,风险的确客观存在。但出现风险不可怕,重要的是有没有对策和相应安排。从目前看,无论是从行业的探索看,还是从监管部门的思考和指导看,都有一些成效。

 

在监管部门的指导和要求下,信托行业的转型和业务模式调整效果比较明显,此前的风险隐患减少。资金池今年年底绝大部分公司都会清零,通道类业务大规模的都消化掉了、基本只剩一些个案,融资类业务连续两年压降效果也很明显。

 

当然,今年以来地产行业出现一些风险事件,信托公司受到拖累比较大。但其中大量风险应该还是流动性风险,将来是可消化可处置的。

 

风险从出现到爆发再到消化有一个过程,相信经过行业一段时期的共同努力后,整体风险能够被消化,并且整个行业也具备重新开始一个新阶段的基础。

 

 6.png

 7.png

 周志寰:现在信托行业出现了风险资产,我们还是需要分门别类,有耐心地进行处理。怎么处置风险资产?首先要看成因,要根据风险类别来寻找解决之道。

 

信托业的大多数风险还是流动性的风险,是可消化可处置的。特别是房地产和城投领域的风险资产,它的基础资产还实实在在存在,只是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完成开发或者不能完成变现,导致到期不能偿还。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资产能盘活,风险是能化解的。

资产的盘活需要完善的方案,也需要相关方的支持,包括监管部门、政府部门、金融单位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要有耐心,要一起协商,妥善研究对策。

 

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地产项目出了风险,要把它盘活,那么无论是开发商、信托公司,还是买房人,需要一起协商应对。从金融机构角度来说,尽管可能要求产品封闭运作,但是不是能考虑做一些特别安排?比如适度降低融资成本,对原有融资偿还做一些延期安排,以时间换空间,让相关方来盘活项目。

 

 

 

还有一些风险涉及大股东挪用,应该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来追讨。行政力量介入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涉及恶意欺诈、涉嫌犯罪的,司法系统该介入也应该介入。

 

另外,有个别公司确实问题较大,需要整体的重组。从公开信息也能看到这样的案例,相信有监管和政府部门介入和支持,未来一段时间能够看到风险化解成效。

 

 9.png

 周志寰:信托公司处置风险资产,既需要内功修炼,也需要一定的外部支持。

 

信托公司内部要加强治理和管理,要重视风险资产项目的盘活、追讨甚至诉讼能力。风险化解需要精兵强将,要在人力资源、激励机制上给予倾斜。

 

从外部支持来说,现在有比较好的环境。比如,监管部门对信托风险资产处置出台了系列政策,信托保障基金公司可以介入提供帮助,相信信保公司将来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另外,信托公司股东单位的支持也不可或缺。一些信托公司出现风险后,股东单位也需要投入一些资源,加强指导和管理,或者给予一些资金支持,等等。

 

 10.png

 11.png

  周志寰:的确,随着信托业转型,信托公司的风险管控也出现了新的特点和要求。

 

比如,信托公司的市场风险管理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以前信托做非标做得多,行业更多面对的是信用风险,现在转型做的业务与公开市场紧密相关,包括股市、债市、汇市甚至商品市场。随着转型推进,市场风险会变成一个突出的风险。

 

同时,转型面临的信用风险管理方式也不同于以往非标信贷业务,例如债券投资业务;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及其投后管理、风险化解也是新的课题。另外,信托公司的操作风险也会越来越大。标品市场业务相对高频,过程中的差错应对、运行能力都变得很关键。现在都需要借用金融科技解决问题,这些也是信托公司要投入的。

 

尽管信托公司管理这些风险的经验还相对少,但资管业其他机构在应对市场风险等方面的经验已经非常丰富,其中可借鉴可学习的地方很多。再经过自身不断实践和经验积累,相信信托公司这方面的能力会越来越强。

 

 12.png

 13.png

  周志寰:应该明确的是,风险问题绝不是一个孤立的纯技术问题,风险问题首先是战略和风险偏好的问题。一个公司如果没有清晰的战略,没有执行的定力,风险偏好不明确,那么整个方向首先就是个巨大的风险。

 

 

 

建信信托2014年开始转型战略,当时提出的一个关键点是要在经济建设的主战场做业务,要服务国家战略、服务总行战略。所谓主战场,现在看就是科技自立自强、专精特新、绿色金融等领域,我们要在这些主战场上投入,寻找业务机会。在这个价值导向下,公司整体的业务方向和风险的偏好是比较清楚的,这样就不会去找灰色地带,不会形成机会主义。

 

同时,公司战略、风险偏好等重要工作,需要董事会、高管层亲自抓。建信的做法是“风险管理进党委”,确保和建总行的风险偏好保持一致,确保各项风险管理工作得到落实。随着高层重视风险,公司会形成全员抓风险、人人明确风险责任的状态。

 

在这基础之上,要建立一整套的风控体系。

 

 

 

风险管理是有方法论的:风险识别,风险报告,风险预警,出现问题要处置,处置状况要跟踪……有一整套流程。其中,最核心的是“报告”,识别风险之后一定要报告,不能隐瞒风险。只有对风险进行客观报告,才能启动一系列措施。

 

从风控体系来说,以前信托公司主要是学习银行信贷的一套风控体系,从信托转型方向来看,这是远远不够的。信托业现在注重的业务,无论是私募股权、标品投资,还是并购重组、服务信托、家族信托等等,各业务之间差异很大,每一种业务都需要一套符合自身特点的风控体系。风控体系建设也需要持续投入、完善,这是一项长期的复杂的动态的工作,风险管理永远在路上。

 

还必须强调的是,稳健经营、保持合理的发展速度非常重要。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一直强调稳中求进,金融机构更是要稳。特别是现在信托公司正在转型,做的很多是新业务,如果超常规发展,可能带来不小的风险。

 

资管行业足够大,金融机构发展的路很长,不必急在一时。只要慢慢地稳稳地跑,中间不栽大跟头,总会跑得很远。只有有了高质量的风控,才能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上一篇:建信信托荣获《金融电子化》“2021第十二届金融科技应用创新奖” 下一篇:信托支持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建信信托跑出方法论